24小时联系电话:185 8888 888

商业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 > 专访刘育政:我的乐园人生
  • “酷”大脑研究的扭曲观念扼杀了心理治疗

    “酷”大脑研究的扭曲观念扼杀了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2020/03/31

      ‘对于人类的每一个问题,总是存在着众所周知的解决方案-简洁,合理和错误。” 人类从来没有遇到过比了解我们自己的人性更复杂的问题。而且,不乏任何试图探究其深度的简洁,合理和错误的答案。 在我职业生...

  • SpaceX赢得NASA合同,使用新型Dragon XL工艺将货物运送到月球网关

    SpaceX赢得NASA合同,使用新型Dragon XL工艺将货物运送到月球网关

    发布时间:2020/03/31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挖掘出一种尚未建造的SpaceX货运飞船,用于向尚未发射的绕月轨道前哨基地运送补给品。 SpaceX的机器人Dragon XL是其主力Dragon太空船的圆柱形超大型版本,将作为第一批从NASA获得...

  • Spaces应用程序使人们可以参加VR中的Zoom会议

    Spaces应用程序使人们可以参加VR中的Zoom会议

    发布时间:2020/03/30

      一个名为Spaces的新PC VR应用程序使用户可以从VR内部加入Zoom会议和其他视频通话。 该应用是根据最近发生的COVID-19大流行而开发的,该大流行已经使世界各地许多人在家中工作并使用诸如Zoom之类的虚拟会议...

  • 汇盈医疗声称其AI可以从CT扫描中检测冠状病毒,准确率达96%

    汇盈医疗声称其AI可以从CT扫描中检测冠状病毒,准确率达96%

    发布时间:2020/03/30

      总部位于中国惠州的医疗设备公司慧英医疗声称已开发出一种AI成像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使用CT胸部扫描来检测COVID-19的存在。该公司断言,如果不使用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PCR)(COVID-19的标准测试方法),...

专访刘育政:我的乐园人生

发布时间:2018/03/20 商业 浏览次数:922

来源:中国网
 

谈及主题乐园行业的专家级人物,刘育政先生绝对是最常被提起的“牛人”之一。曾在台湾六福村、桂林乐满地、常州嬉戏谷担任要职,直到出任华谊兄弟实景娱乐公司副总裁兼电影世界(苏州)项目的负责人,他的从业经历可谓足够重磅,也足够规整。
 
3月初他在广州举行的第六期中国主题公园建设高级研讨班上贡献了一场题为《主题乐园互动整合营销》的演讲,《游乐界》有幸在后台现场“抓住”了这位大忙人。虽然刚刚做完演讲,他却没有显出丝毫的疲惫和不耐烦,而是向我们侃侃谈起他的“乐园人生”。
 
一番酣畅又不失风趣的交流下来,《游乐界》更加坚定地认为: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而且是给最认真的人。
 
以下访谈,游=游乐界, 刘=刘育政

 
谈职业生涯:
奔着“台湾迪士尼”,从客服部到管理层
游: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进入这个行业的?
刘:1994年,那时候六福村的主题乐园正在筹备,他们当时在招聘,我记得当时的招聘广告很有意思,写着“台湾迪士尼”,我一看这个标题,我觉得就是这个!然后就去了。当时我还在花旗银行上班。
为什么看到迪士尼就兴奋了呢?小学一年级时我们有一堂课叫做图书课,就是老师带小朋友去图书馆看书,我字还没认识几个,拿到的第一本书就是介绍迪士尼的。所以那时候就对迪士尼产生了深刻的印象,甚至说是一种向往,想着说我一定要去这个地方。所以看到“台湾迪士尼”在招人就很兴奋地去了,对,就是这样。
因为我是广告营销专业出身的,所以当时最开始应聘的是他们行销主管的职位。结果营销部的经理说我的资历不够,没被录取。我还不死心,又找其他的职位,看到一个客服部主管,看他们要求什么资历,就准备了一大堆的资料。客服部的经理面试我时,看到我做这么多的准备,就觉得这个人有意思——没想到一个人会那么执着,想要做这份工作,还做了那么多的功课。他们本来有一个意向的人选,都已经选定了,但是后来改变主意,决定要我。
游:所以您一开始进去就是客服部主管的职位。
刘:对,但是我们进去是大客服的概念,是一个很大的部门。我当时客服部工作是从票务开始,所以直到现在我对票务这块是最熟悉的,因为这是我的入门砖。然后从1994年做到2000年,我记得我当时大概每一年到一年半就晋升一次,也有一些所谓的调动。就在那七年里头,我管的范围包括了客服、安保、游乐设备运营、市场营销。
谈“闯大陆”:
从广西东分不清,到开辟乐园管理风潮
游:后面怎么跑大陆发展来了呢?
刘:那时刚好台湾的元大证券集团在大陆有个投资,做了个大型度假村叫乐满地,里面还有个主题乐园,所以他们就在台湾的主题乐园行业招人做这个项目,刚好我就是啊。
游:那时是他们挖您过去的还是您主动去试?
刘:他们找我过去的。我是2000年过来的,但是在2000年过来之前,我在1999年的时候有另外一个机会到昆明做一个室内乐园,其实都谈得差不多了,所以当时我就有心理准备要到大陆工作,也跟家里人谈好了。但是后来昆明的项目不知道什么原因有点拖,拖着拖着元大就找到我了,说刚好有一个台湾的骨干要返台,让我接他的位置。从通知我到叫我做决定只给了我一个星期的时间,很急,所以我一个礼拜就做了决定,说好吧,然后就过去元大集团面试。我直接跟马老板去面试,然后不到一个月就“噌”一下飞到桂林了。当时飞到桂林的时候我还分不清楚桂林是广东还是广西的,那时我还完全没有去过广西。
游:那您是怎么打开局面的?当时您对大陆情况完全不熟悉。
刘:哎呀,那时候30岁没有想那么多啊,想到有一个工作然后就过来了。因为当时首先1999年已经做好了这么一个心理准备说来大陆工作了,然后2000年刚好有这么一个工作机会,而且也是做主题乐园,我在这方面已经做得熟门熟路了呀,所以说来就来了呗。而且当时有一个朋友已经在乐满地这边工作了,现在这个朋友在广州长隆。
我11月过来报到,这个主题乐园12月底开业,所以过来的时候就马上吭吭筹备开业,然后就开业了。开业之后有个过程比较有意思:其实我们当时与国内主题公园这个圈子也没有什么渊源,就是我们在广西,然后默默地做我们的工作,直到有一天,我的属下通报说有一个国内游乐设备的厂商来拜访。
游:那时您对国内游乐设备厂商也是完全不了解的吧?
刘:没错,因为我们公司当时只有两台国产设备,剩下的全是进口的。那时候哪想说买国产的设备,因为国产设备很少,而且当时可能出问题最多的也是国产的。
国内厂商来拜访的那个人叫做冯敏松,带她去兜了一圈,聊得挺有意思,那时候她在中国游乐园游艺机协会的秘书处,就介绍我参加协会。她向协会介绍说广西有个主题乐园办得不错啊,你们都去看看,然后协会就到桂林开会长办公会了。几位会长到我的乐园里看了一整天,然后我们就熟悉了。
之后他们说刘总,你这个园子管得很好,你能不能跟我们分享是怎么管的。2003年协会在苏州开了一个全国理事会,全国会员都有参加,并邀请我在理事会上做一个管理模式的汇报,没想到这次汇报之后基本上全国的同行都认识我了,然后就一波波的来拜访、参观,所以奠定了乐满地在行业里的影响力了。也是因为这个机缘,我在行业里也认识了很多人。
游:当时乐满地的管理经验对国内同行影响那么大吗,乃至于引领了一个风潮?
刘:怎么说呢,因为当时国内乐园管理还是初始阶段的,很少有系统的管理,我们是国内少数的能够提出一个完整管理体系的管理团队,所以当时在行业里头他们会觉得比较新鲜吧,没想到这个行业也会有一个完整的管理体系。所以当时很多的同行来学习来交流,甚至很多外派的同行一批批来这里学习。
谈“再跳槽”:
因为“不认输”
游:那您后来为什么会离开乐满地呢?
刘:我是2007年升任开始管理整个乐满地度假世界,包括三个部分:一个主题乐园、一个五星级酒店、一个高尔夫球场。2009年经朋友介绍,在乐满地接待常州嬉戏谷来考察,他们正在筹建,然后就问我说能不能去常州帮他们培训,我就去讲了两天课。那时嬉戏谷的徐英杰徐总很认真地跟我谈让我到嬉戏谷,他把人事怎么布局,怎么跟团队商量好全部都安排好了,意思就是说你只要来上班就好了。
刚好那时候在乐满地十年了,我也觉得是一个瓶颈:一个乐园十年没有太多的更新,而且母公司又不愿意做更多的投入,并且地处偏远。当时我觉得游戏主题的主题乐园是很应时的,这个设计规划也很吸引人。能有机会来操作这个东西,我觉得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乐趣。此外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认输:很多人说国企不如私企放得开、不好管,我就说,我管给你看吧,国企也可以做好。所以我就到了嬉戏谷,从筹备开始,搭班子搞团队,后来开园了,也经营得不错。
我记得我离开乐满地的时候,我是把乐满地的十周年庆典做完我才离开的。这里面的很多经营、改造,都是我们在做的。
游:特别有意思。您觉得您颠覆了国企的哪一些想法吗?
刘:颠覆倒不至于,主要是很多人觉得国企的用人会更加受到干扰。而我在嬉戏谷受到的干扰相对比较少,但是我想说在管理方面可以用其他形式来行使你的权力,去推动你的工作。这个我把它总结了四个角度:除了职位之外,还有能力、创意、沟通以及人缘,可以用这四个方面去弥补你在权力上的不足。所以说虽然是国企,你依然可以想办法去推动,但是你必须要有高度的热情和使命感,一个是对工作的使命感,一个是对行业的使命感。所以说那时也推动(这个项目)了,有没有无力感呢?也是有的,但只能说路只能往前走了。开业完了一年多吧,刚好华谊兄弟在筹备电影主题公园并找到我。
我刚刚跟你讲了一个点,就是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注意到迪士尼对吧。我还有第二个点,我从幼儿园时期就开始看电影……
游乐界:您记性很好啊。
刘:那当然,我能记住四岁(往后)的事情。那时候喜欢看电影,但是没买票影院不让我进去,我就找个买票的大人带我进去,就这么一路看电影看到大。所以听到华谊做电影乐园项目,就觉得这个太棒了:乐园是我的兴趣,电影也是我的兴趣。两个兴趣放一起是可以摩擦出火花的!所以就过来这边筹备这个项目,一直做到现在。
游:您做的这一系列项目中,每个都有自己不同的侧重点,您是怎么面对其中可能会遇到的一些挑战?
刘:怎么说呢,我做乐园那么久,我觉得是个性使然。我不想做一成不变的事情,我也不想做重复性的工作。有时候我也觉得奇怪,我在台湾做的那一套,到了大陆我要扔掉,然后重来。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因地制宜,你到了哪一个项目,你要思考这个项目该怎么做。比如我们在乐满地做的叫“感动服务”,因为它是一个地处偏远的度假村,所以讲究的是自然,靠的是服务,因为我们游乐设备当时也没有说很牛逼,所以靠的是服务,再加上当时那边民风淳朴,所以这个项目的推动靠的是感动服务。而到了嬉戏谷,我就把乐满地的一套全部扔掉了,我做的叫“游戏式管理”,就是我们的管理模式跟游戏的模式做一个结合。
来到华谊,管理层面也不一样了,我们叫“入戏玩电影”,希望打造一个完全不同的娱乐环境给我们的消费者。经过几年的摸索,我们探索出了一条路,简单来说就是让消费者从第三人称视角转换成第一人称视角,其实也是让游客入戏,所以我们现在所有的服务设定、管理设定全是围绕“入戏”这样一个准则来做的。而有了准则之后,才会延伸出很多的方向,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你要从各个角度去思考,比如怎么让员工入戏。因为首先让你的员工入戏,你才能让游客入戏,要让你员工的行为方式去改变消费者。
谈“时间管理”:
养成“马上处理”的习惯
游:我很好奇您现在每天的工作构成大概是怎样的?
刘:呃是蛮疯的。我这么说吧,现在光一个苏州项目就十几个部门,然后一个项目下面有大大小小的设定,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工作量。如果我们是做一个传统的乐园,我们会很轻松,可我们就是在打造一个全中国没有的乐园。我们在探讨一个创新模式,就是  到底不一样在哪里、这个不一样到底要怎么做,都要花掉我们很多时间去调整我们内部的结构。因为我们所有的合作方都习惯去做第三人称视角,也就是现在社会上看得到的主题乐园模式。可是来到华谊就必须调整,而且必须花费很多时间跟他们沟通才能听懂,还要看他们做出来的东西是否对,所以得再调整。
还有一个最大的困难是落地。我们做这个行业的都知道,很多时候设计是一回事,做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可对我们来说比较有把握的一件事就是现在建设落地出来的结果跟设计基本上是还原度百分之九十几,非常高的还原度,从各个角度。
另外我刚才提到通过很多手段去让游客入戏,目前服务业讲究的一般是五感,就是视觉、嗅觉、味觉、听觉、触觉,在我们这里提倡的是“六感”,即加上“情感”,因为电影故事是触动人心的,这是全中国其他乐园做不到的事情。那么回过头来答你问的“忙什么”,我为了控制住结果是朝着我们的目标设定这样去做,有很多的控制节点是需要我去把握的,所以会花很多时间在听我们的供应商以及各个部门做的汇报,然后花很多时间跟他们探讨如何实现。因为很多的创意和想法是没有先例可参考的。
做到后面我把主题乐园扔掉了。我觉得这不是个主题乐园,它是一个新的产品叫电影世界,它是越做越清晰的,做得越久越知道你该怎么做、做什么了,而且做着做着你就清楚地发现跟别人的不同点在哪里了,要着力去打造。比如光是一个游乐设备你就要从不同的角度去调整,直到调整成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此外我们实景娱乐在全国有十几个项目同时铺开,从创意到实施都是从零开始,这些内容也会占掉很多时间。
游:那您目前的工作状态是您想要的吗?
刘:这个状态就是让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没有时间停下来认真思考,有些事情第一时间没有处理掉的话,马上会被新的事情覆盖,所以会忘了前面的事情,包括邮件也是。所以我现在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马上去处理。
游:您会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够用吗,非常不够用?
刘:呃这个怎么说呢,是做多做少的事情,时间不够用其实是自己在折腾自己。你把标准降低一点,你的时间就够用了。但是标准高我的时间就不够用了,甚至很多东西已经定了,我还要把它拿出来再重新审视一遍,不行不行这里还要再改。包括我来讲课的内容,我只能是利用等飞机的时候翻一翻,没时间看了,所以现在要我讲课我觉得压力很大,因为没时间备课。别人还会不理解说你怎么需要备课,我说不备课的话那我讲什么!
谈华谊电影世界项目:
“我现在想要赶快开业”
游:说回华谊电影世界这个项目,还有几个月就要开业了,它花了您那么多的心血,您对它的期待是什么?
刘:其实说大一点就是我想透过这个项目去奠定中国电影转换成实景娱乐的全新模式,所以我现在就想要赶快开业,赶快实施起来,因为我们有很多的做法外界不清楚,也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而且很多东西我觉得也无法用语言形容。
游:那在这个项目里面,能不能请您先透露一点点自己最喜欢的某个游玩项目或者想要游客去玩的一个项目?
刘:其实我有好几个项目都是革命性的、目前主题乐园看不到的项目。那怎么打造这个项目呢?还要回到“入戏”这个过程。很多设备设定的时候,我们思考的角度是不一样的,那么很多游乐设备设计出来的玩法也不一样。
现在不能说是推荐,我个人比较期待的一个项目是VR Ride,因为这个项目融入了我们不少的心血和创新想法。怎么让游客宛如置身于战场呢,看到VR技术时,我就想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沉浸。但是它的技术难点在于,VR是VR,Ride是Ride,怎么让这两者结合起来呢?所以2015年时我就跟圣威特的杨涛总经理探讨这个问题,我说你们回去做实验,VR能不能在这个移动的载具上面,你们能不能捕捉它的轨迹。然后他们就回去做了一些实验,把过程拍视频给我说可以。
我们这个电影世界是在2011年做的, 2017年才开,这几年当中很多设备推陈出新,所以就一直思考怎么创新。但创新也意味着担心,因为还没有看到成品之前,你会有各种的疑虑、焦虑。但是一步步把它做出来,现在就比较有把握了。
游:放眼全球,您最喜欢的游乐景点是什么?
刘:迪士尼,是我从小到大的一个情结。而且我一直强调你不深入了解迪士尼的话,你不会知道它的伟大。你深入了解它,会发现人家不只是一个企业了:这个企业已经让它员工的想法超脱“企业认同”的程度,成为一个宗教信仰的程度了。
特别是我去过几次美国奥兰多,看到那些从酒店开到乐园的巴士司机都是一些老头,每一个人上车都会跟你say Hello,都会跟你聊两句问你哪里来的呀,今天玩得怎么样呀。结果一问人家已经在那里工作了40多年,天天这么开车。很多人会想这工作多无聊多烦闷,但人家几十年就这么开过来的,而且状态是甘之如饴,乐趣就来自于天天接待全世界来的游客。一个员工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是企业认同的问题了,而是信仰。因为只有觉得做这件事情是开心的,一个人才会有这种表现,而不是教育员工必须跟客人打招呼什么什么,不是的。
你通过这些细节就可以知道这个企业的伟大,它让里面几万个员工进入了一种状态,在迪士尼的世界里,你会感觉人间是非常美好的。所以这种东西不是说我有多高科技多先进,不需要,它整合的氛围对于度假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完美的世界。
我自己从进入这个行业到现在,家里有几十本关于迪士尼的书,各式各样的,我会认真地研究它。全世界的迪士尼我也都去过了。我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在里面工作过。
谈 “小目标”:
先娱乐好自己,再娱乐好别人
游:2017年您跟企业的“小目标”分别是什么?
刘:2017年的目标就是开业,开业开好就行,没别的大事了。
游:那您的业余爱好是什么?我觉得您的生活已经被工作给填满了。
刘:也不一定啦,我觉得生活和工作还是要分开的,你自己做娱乐的行业,不能自己是个工作狂,然后说你可以把娱乐行业做得很好,这是不可能的,不娱乐自己的人是不能娱乐别人的。所以我会保持住娱乐的状态,因为这样才能吸收到更多娱乐的想法啊,这些想法就能转换成我工作的一种帮助,就是你不做好度假人,你怎么做好度假村呢,这是中国企业家的盲点。你平时都不玩不度假,然后发现如今游乐行业发展得很好有商机,盲目投资,根据自己的想法去做,那打造出来的东西很难会精彩。
游:您在玩的时候还是会想到工作上的事情。那归根结底还是心在牵挂着工作不是吗?
刘:那有这个想法不要紧,这是一种乐趣啊,你在观察各种服务,各种游戏娱乐方式的时候,你可以想,这种怎么利用,怎么引进,怎么改善,它想的过程就是一种乐趣啊,它不影响你度假的品质,这种职业病大多数人都会有。这些东西你不需要控制它啊,你享受它就好了。
我有一种习惯,出去考察别人的乐园、特别是国外的乐园时,不管是看游乐设施还是表演,我不会拿着手机、摄影机去拍的。我一定是用感官去感受所有这些东西,你通过照相机,通过镜头去看这些东西你是没有感受的。不然你在家里看电影好了,你人到了现场还通过照相机的小框框去看,这是件蠢事。这个时候你应该把所有影像设备都放下,把你所有感官都打开,去接受它的美好状态。
个人趣答:
我最喜欢的电影是——麦迪逊之桥
我最近在看的一本书是——《人类大命运》
我经常告诫小孩的一句话是——要听妈妈的告诫
我父母教给我最宝贵的东西是——做个好人
我到过的最好玩的地方是——英国
我的未竟之志是——跳伞
别人都不知道,其实我很擅长——抓重点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