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联系电话:185 8888 888

商业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 > 芯片超车,追赶正当时
  • “酷”大脑研究的扭曲观念扼杀了心理治疗

    “酷”大脑研究的扭曲观念扼杀了心理治疗

    发布时间:2020/03/31

      ‘对于人类的每一个问题,总是存在着众所周知的解决方案-简洁,合理和错误。” 人类从来没有遇到过比了解我们自己的人性更复杂的问题。而且,不乏任何试图探究其深度的简洁,合理和错误的答案。 在我职业生...

  • SpaceX赢得NASA合同,使用新型Dragon XL工艺将货物运送到月球网关

    SpaceX赢得NASA合同,使用新型Dragon XL工艺将货物运送到月球网关

    发布时间:2020/03/31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挖掘出一种尚未建造的SpaceX货运飞船,用于向尚未发射的绕月轨道前哨基地运送补给品。 SpaceX的机器人Dragon XL是其主力Dragon太空船的圆柱形超大型版本,将作为第一批从NASA获得...

  • Spaces应用程序使人们可以参加VR中的Zoom会议

    Spaces应用程序使人们可以参加VR中的Zoom会议

    发布时间:2020/03/30

      一个名为Spaces的新PC VR应用程序使用户可以从VR内部加入Zoom会议和其他视频通话。 该应用是根据最近发生的COVID-19大流行而开发的,该大流行已经使世界各地许多人在家中工作并使用诸如Zoom之类的虚拟会议...

  • 汇盈医疗声称其AI可以从CT扫描中检测冠状病毒,准确率达96%

    汇盈医疗声称其AI可以从CT扫描中检测冠状病毒,准确率达96%

    发布时间:2020/03/30

      总部位于中国惠州的医疗设备公司慧英医疗声称已开发出一种AI成像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使用CT胸部扫描来检测COVID-19的存在。该公司断言,如果不使用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PCR)(COVID-19的标准测试方法),...

芯片超车,追赶正当时

发布时间:2021/03/12 商业 浏览次数:364

  “我们的芯片从无到有,从有到成,不断前进。”“集成电路产业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至关重要,关乎现在,也影响未来。”

  寥寥数语,却掷地有声。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研究员周玉梅,在3分钟“委员通道”直播里直面“芯”伤,坦然解释集成电路为什么难,既分享我国在该领域的可喜进展,也直言我们与世界先进技术之间的差距。

  自2018年至今,从中兴到华为,美国用行政力量在半导体制造领域卡中国的脖子,国人缺“芯”之痛久久难以平息。在如此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从中央到地方,从科研院所到一线市场,治疗“芯”伤的方法层出不穷。

  不气馁,不妥协,唯有前进。在2021年两会上,代表委员对芯片产业发展积极建言献策。2021年,无论弯道超车还是换道超车,国产替代,追赶正当时。

  中国芯比想象中强大

  用7纳米加工工艺,可以在一根头发丝的横截面上,摆放40万个小晶体管——芯片毫无疑问属于制造业中的高精尖产品。

  2021年3月7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第二场“委员通道”上,周玉梅委员分享了集成电路领域的喜人进展:我国芯片设计企业已经采用全球最先进的5纳米工艺,设计实现了麒麟芯片。芯片制造企业、芯片封装企业已经进入全球同行业的前十。在国际顶级产业会议上,我国研究成果频频入选。在科技创新的驱动下,“十三五”期间,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年平均复合增长率达到了23.4%。

  “从2006年国家开始部署重大科技专项以来,有三个专项和集成电路相关。在专项的驱动和牵引下,集成电路领域在基础研究、应用技术、产品研发上都得到了快速推进,产业也得到了全面部署。我国的自主芯片已经在北斗卫星、超级计算机等领域广泛应用。”周玉梅委员说。

  中国芯比想象中强大。即使我们长期处于全球产业链微笑曲线的中间环节,也能够在实践中学习、完善产业链,培养出一批知名的世界级品牌。但自华为事件之后,我国企业在高端芯片、芯片制造设备方面的短板被暴露无遗。

  集成电路为什么这么难?周玉梅委员说,“集成电路是一个人才、资金、技术高度密集的产业,同时它也是一个按照摩尔定律快速迭代的产业,是一个全球化竞争的产业。我们国家跟世界先进技术相比还有差距,更需要我们加大加快投入力度。”

  周玉梅委员连续多年在提案中呼吁“培养集成电路人才急需设立一级学科”。2020年12月,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提升为一级学科。周玉梅委员直呼,“希望更多优秀学子报考集成电路专业。相信在我国新型举国体制的优势下,我们在关键问题、在‘卡脖子’问题下大力气,一定会有更大突破。”

  芯片追赶正当时

  面对近几年“缺芯少魂”的窘迫,自主造芯、国产替代的呼声越来越高。事实上,我国集成电路产业也并非一穷二白,正如周玉梅委员所说,过去十五年,相关产业得到了全面部署。

  加之,2014年6月,国务院审议通过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当年,集成电路大基金的成立对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快速发展功不可没,可以说,至少提前争取了近五年的发展时间。

  2021年1月28日,工信部消息称,为统筹推进集成电路标准化工作,加强标准化队伍建设,有关单位提出全国集成电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筹建申请,秘书处拟设在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委员单位包括深圳市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大唐半导体设计有限公司、展锐通信等90家,涵盖集成电路上下游产业链公司、科研院所、高校、用户等。国家队阵容初现。

  芯片追赶正当时。今年两会期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芯片攻关的方方面面建言献策。

  记者从政协大会发言材料中获悉,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工商联主席,海马集团董事长景柱建议,发挥民营企业在解决关键领域“卡脖子”问题中的独特作用。建议加大对走“专精特新”发展路径的民营企业和行业“隐形冠军”的支持力度,特事特办帮助他们走稳走远,在关键领域核心技术上做深做透,使更多民营企业拥有“独门绝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邓中翰表示,“在重视支持芯片研发的同时,着力加大对相关标准和对芯片‘垂直域创新’的重视与支持,不断挖掘出芯片新赛道和应用新领域。”

  在创新金融支持方面,他建议国家积极指导相关产业投资基金,协同配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二期投资基金,继续加大对集成电路产业的投资支持力度,在投资支持对象上向有国家战略需求、国家标准支撑、自主知识产权,具有垂直域创新和应用的重要领域倾斜。

  同时,在重视未来人才培养的同时,还应给予现有科研工作者更多时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方复全建议,应加大基础学科方面的投入,给科研工作者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克服“卡脖子”的问题,缩小与发达国家科技创新方面的差距。

  “现在有个现象,为了让技术马上落地和见效,经常忽视基础科学的投入,但是其实只有基础科学发展‘厚实’了,才能有‘后劲儿’,在‘卡脖子’的问题上才能有自己的解决办法。”方复全代表举例说,数学作为自然科学基础,在很多关键技术的突破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科协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饶子和指出,基础研究已不再是探索自然的“纯科学”,在当前形势下,基础研究在关注世界科技最前沿的同时,应更紧密地联系国家重大需求,重点解决国家在基础理论、底层技术、基础材料、基础软件等方面的重大需求。

  “如今,中央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是我们这个时代又一次‘向科学进军’的号召。” 饶子和说。

  有基础,有思考,还得讲究方式方法,因为高端产业发展急不来。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两会“部长通道”上强调,发展5G、新材料、新装备等新兴战略产业,包括外界关注的通讯芯片时,要遵循市场规律。“不能搞盲目重复建设,也要防止一哄而起。要按照市场化、法制化的规律,要看到市场大背景。”

  山雨欲来风满楼。在2021年两会上,我们感到芯片产业的一切都蓄势待发。集成电路是从业人员的长征路,仍需继续跟时间赛跑。2021,征途漫漫,惟有奋斗。(记者 李方)

姓 名:
邮箱
留 言: